先修行一百年
再说其它
 

感觉我挺适合外科的 除了不能久站

哦呀哦呀 从化特产

医院附近的野生铜锣烧

为什么呢 一拍就是一张表情包

《2017年4月20日》

  近些日子过的轻飘飘的,就像持续的轻度茶碱中毒

  其实也不能很明确的定义为最近,应该说,从搬来本部开始,就开始了这种状态,而最近发展到了不可控且影响生活的地步

  不能认真做事,学习是,睡觉是,就连恋爱也是(虽然还没开始

  啊,有没有小行星愿意撞我一下呢,拜托了

《20160924》

记梦

先是和屋顶老贼铠甲去红磡那边游泳

发现放在储物柜的钱包被洗劫了

还留了一张纸条

只记得写了两个字

所幸身份证那些并没有被拿走

然后乘船去海岛参加定向越野(好像)

航行中Jason和另外两个不太记得的男生一起跳下了海

我和sherry在船上一脸蒙逼

上了岛

定向越野两人一组

奖品是old先限定版手办

我和一个不认识但是很帅的男生组队

还遇见了竹马和他妈两个人组的队

我的队友要去料料

让我帮他拿钱包

发现是和我同个品牌的钱包

图案是浅绿印奶色椰林

觉得很骚但是很适合他www

不知为什么我把东西拿出来

就把背包丢在在路上

???

女厕好像在比较里面一...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lofter是坠后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了
今天感觉特别累
所以翘班海吃了一顿
果然高热量食物能给人厚厚的安全感

今天染头发 不知道有没有熏到兔 染发剂辣眼睛

对呀我就是不想交出那么多真心那么多爱 茶叶有毒 好想睡觉

喔 昨天梦里请到的是柯南剧组以及沈殿霞和曾志伟
大概剧情是
全城爆发了丧尸病毒 当时我正在商场购物
一路打打跑跑到了停车场
随便开了一辆路人车回家了
我的家 或者说更像一个基地 位置隐匿
这时候我听到一个神秘人的声音
他说 想要张开结界 就要集齐我 沈殿霞 和曾志伟
⋯⋯
这时候画风突变 因为我一回头看见了服部平次
「不知道是平次还是赤井秀一
他说和叶也在
后来毛利小五郎和妃英里也来避难了 简直热闹
大概就是这样

要是能重来 我要选LPH

午梦6月2日

我和佳成在学校的一处悬崖午睡
太阳明晃晃的
一个我不认识但梦里的我认识的人在附近看着我们
很焦躁地抽烟
扎哥好像是上班途中路过
停下来跟我们说话

我说 啊我一抬头可以看见旁边雕塑的胖次耶
这时候那个人也走过来了
我抬头想要扎哥亲亲

后来上课了 老师好像是AliceⅡ的时间老人
他教我们怎么用记忆宫殿
发了一本书要我们把它收进记忆宫殿里
好奇怪 我一进记忆宫殿是在厕所

立马跑去老师要求找到的那一页 发现那间房里有个人
胖胖的 同时耳边响起同学的惊呼
大家的那一页都有那个人
对了 那间记忆房间的名字叫宝安

午梦 ( σ'ω')σ

不想上课 于是我爸 帮我请了一学期的假 亲爸
用的原因是 家里的青蛙要生小蝌蚪 家在美国 曰..曰
第一节课我有去噢 老师点名认人 结果花名册翻到坠后
有我和一个同学的请假记录 好像叫Tom还是什么
请假原因是帮党支部抄党章(?

于是下课我就开熏的跑路惹
路上遇到拿着雪条的田田 我好像还吃了几口(?
先去了宾馆找我妈
她和一个开赌场的妈妈桑在一起
妈妈桑应该是澳门人 不会用微信支付
要我教她 后来她就去洗澡了
大概是包了一层那么大的房间 所以也没关门
我坐在床上等她们 有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大汉在远处挑衅我
我立马关了门
带麻麻和妈妈桑坐电梯下去了

下楼之后粑粑粗线了 妈妈桑不知所踪
于是粑粑和麻麻粗去玩
我...

痛觉不敏感 受很多伤

高度怀疑自己有抑郁症
人多的地方呆不久
想的比较多的是如何获得一笔钱给妈妈
每天每天都快乐不起来
活得真的很费劲
身体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在自救
会半强迫自己去和朋友们交流

我就是有本事让自己活得很痛苦
也是厉害
病了就会遇上不好的事
而且经常病

最近是在找联系吧
想把自己栓好

LOFTER是真正的自己

今天午睡的内容呢

宿舍养了两只猫
但它们其实都是人死后化成的
还是两个有血海深仇的人
更有意思的是
它们都知道彼此的身份
但都以为自己没有暴露
相安无事地过着生活(表面)

后来场景切换到家里
外婆一家人来我家玩
在客厅的时候我能看见外公
还偷偷告诉了我妈
但铺床的时候外公就不见了

最后又回到宿舍
我的电脑屏幕突然亮了
是因为有人传皮肤性病学的题库给我
被人看见了
我还说了句
好尴尬的聊天框
其实
内心是有点高兴的
我不懂自己了
又好像对自己的内心明白些了

草草结束一个梦 然后醒来
按掉闹钟的同时发现睡眠记录只到十二点

昨晚做了什么
梦里
我和一群人在人造海里游泳
突然设施出现了一些问题
浪变得很大风很急
我打算上岸
却发现门口的卷闸门关上了
水已经快充满我们所在的空间
这时候小明游了过来
轻轻松松打开门
并转了转脖子示意我出去
于是我赶紧手脚并用爬了上去
跟着我的还有小明的老婆
里面还有三个人
二鸭 她礼貌地摇了摇头表示不出去
郭采玲 对 小学同学郭采玲 颇冷漠地把头扭向一边
小明 我和他还算熟
而且他老婆也在岸上
所以我打算拉他出来一起走
结果
他突然掏出一把枪对着我
让我自己走不要管他
醒了之后还记得枪口的颜色

梦见和小学同学去轰趴
特别记得有李幸
半夜大家都醉了躺在二楼
我醒来
朦朦胧胧见到男票路过
第二天发现整个轰趴馆
除了我
全都死了
楼下有个警察坐着等我醒
过了一会儿
男票来了
说要上楼看尸体
我跟着他上去
在楼梯上拉住他

我知道都是你干的
我会帮你
但到二楼才发现尸体都不见了
下楼警察不见了
回头一看男票也不见了
回想一下
好像拉住男票的时候
他手腕异常纤细
就像
拉住我自己
所有人都是我
不管是小学同学李幸警察还是男票
都是我
只有我

超羞耻的梦
在家附近的路口走着
和二狗子
他突然来一句
我要拍拖了
我说噢
他又说因为那个女生最近老烦我
我心说你丫再炫耀看我打不死你
然后他就牵住我的手了
我懵逼了一下问他
那个女生该不是我吧
他嗯
我就怒了

我哪有烦你
他就笑着抱了我一下
奇怪的是
我真的没有拒绝
就这样一直被牵到家里
所有邻居都看到了
在门口又抱我
还被我妈看到

我是不是
真的该恋爱了

一瓶不响 半瓶晃荡

《二零一五》

我想想 二零一五的关键词就设定为 唐捐 好了

认真读过的书 只有几本 读到烂的小王子 奥兰多和半本霍乱时期的爱情

养了一只豚鼠建国 感染身亡 一只仓鼠格雷 被舍友放跑 几朵玫瑰几丛菊

做过很多很多的梦 大多唯梦闲人

查出甲减 似乎可以为抑郁症一般的那几个月作出解释

牙髓炎 根管治疗只进行了一半 

外公年末查出胃癌 已做完手术 贡献了半个月人品的我现在喝水塞牙

只去了台湾 学了点咏春 但细枝末节都已忘记 ...

喜欢的画和诗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 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林白《过程》

剪完刘海

所谓理解 通常不过是误解的总和

那个关于勇气的夜晚

6542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呔!吃我大棒!

暑假 打三个耳洞 送给右耳